我的任务就是跟着师傅学当一名孩子们口中的“列车妈妈

  • 时间:

【蔡元培故居再出售】

畢業後,我成為一名實習列車員。因為著迷於風景迷人的大秦嶺,特意申請去跑“秦嶺小慢車”。這趟便民車於1958年開通,沿途經過的幾乎都是鄉村小站,是山民出行、孩子們去縣城上學的必經之路。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13日 07 版)

那一刻,我哭了。我知道這就是愛,是責任,是初心的傳承。新時代的鐵路人將“人民鐵路為人民”的擔子扛在肩上。脫貧攻堅,眾志成城,這項幾代人接力的事業一定會在我們這一代跑出優異成績。

沒想到第一次上車,我就蒙了。在惠民助農車廂,列車員們招呼著滿車去縣城賣菜賣肉的老鄉們,此起彼伏的吆喝聲混著雞鴨鵝的叫聲,讓我很不適應。推開通學車廂的門,百十個孩子在嬉笑吵鬧。而我的任務就是跟著師傅學當一名孩子們口中的“列車媽媽”,管好他們在車上的學習和生活。

“出去是為了回來,回來是為了讓更多娃娃能出去上學。山裡窮,咱這一趟車沿秦嶺30多個站,總共600多個娃上車,這可是大秦嶺的希望啊!”

我當時就一個念頭,咬牙撐完實習期趕緊換車。可我的實習期還沒結束,師傅就要退休了。退休前最後一趟車,每到一站,師傅像往常一樣把孩子們挨個送下車後,就望著他們的背影抹眼淚。師傅說,30多年前,她就是坐著這趟車出去的,學了知識,有了工作。我瞪大眼睛問:“你都考出去了還回來乾啥?”

後來,我留了下來,學著師傅的樣子照顧孩子們。不會做題我給他們講,我還自學音樂、毛筆字教他們……兩年後的一個雨夜,我抱著發高燒的小偉從車站跑了幾公里到醫院,大夫喊:誰是孩子家屬?小偉拉著我的衣袖,迷迷糊糊地說:“他就是,他是我的‘列車媽媽’。”

我是一名“列車媽媽”,但“列車媽媽”不只是我一個人,而是一個崗位,一份在崇山峻嶺間延續了61年的情懷。

(“時代新人說——我和祖國共成長”演講大賽“脫貧攻堅”主題演講比賽演講稿摘登,作者為中國鐵路西安局集團公司職工)

东航平安备降南昌质疑天猫双11造假蔡元培故居1.5亿海沃德左手骨折巨型辣条蛋糕隋文静韩聪夺冠哪吒涉嫌抄袭起诉华为发放20亿奖金产妇丈夫讲述遭遇美队寡姐重聚玻利维亚总统辞职周琦当选周最佳李菁菁宣布退圈女足击败巴西夺冠中国橄榄球进奥运林志玲婚宴遭抵制丢火车名字不吉利中国男乒8连冠长江现死亡江豚天气预报冷到发紫阚清子回应被淘汰东航平安备降南昌西安垃圾场饱和创业失败30万补贴腾格里沙漠污染中国男乒8连冠马云再谈悔创阿里男孩跳绳1秒超7次北京出现日晕景观海沃德左手骨折